媒體報道

您當前的位置 :新聞中心> 媒體報道 > 內容  
集團特稿:追風烏蘭察布
作者:范長春    來源:內蒙古公司     時間:2019-03-29    點擊:2283

剛才的故事,風的力量讓大家有點害怕,可是在我眼里呀,風是個好東西,大家好,我是烏蘭察布的追風者,范長春。全球最大的單一陸上風電基地,就是我戰斗的地方。今天,還得請大家多多包涵我的口音,雖然我的普通話不太標準,但這也許是內蒙古大草原風的味道。

故事還要從2017年說起。

2017年7月,集團公司提出低電價開發烏蘭察布600萬風電基地的構想,得到國家能源局高度認可。/我定是沒有想到,一場巨大的挑戰在這里正式拉開了序幕。

也許大家要問,烏蘭察布,在哪兒呢?他其實離北京挺近的,直線距離300公里,譯成漢語是“紅山口”的意思。光聽這名,就感覺這地方風大。這里的新能源產業經過20來年的發展,三峽、華電、大唐這些電力企業都進來了,先入為主,項目開發競爭非常激烈,對于我們能否拿下這個項目是一點都不被看好。

2017年9月,我調入烏蘭察布項目籌建處,這時候正是風電基地規劃從自治區上報國家申請批復的/關鍵時期。因為咱們提出要平價上網,不要國家補貼,在內蒙古引發了行業極大得關注,政府主管部門非常震驚。當時,業內摻雜著各種聲音,有的說,你們竟出幺蛾子;有的說,國家白給的補貼不要,你們傻呀;也有的說,現在風電造價還不到平價時候。反正是沒一句好聽的。特別是政府主管部門,擔心風電平價口子一開,對自治區后續其他風電基地乃至整個風電行業造成影響,堅決不同意上報國家。說,你們國家電投有實力搞平價,其他企業怎么辦。聽到這個消息,當時感覺真是五雷轟頂。辛辛苦苦、反反復復溝通地方政府、無數次的對接設計院,不分晝夜地寫材料,吃了多少閉門羹才走到這一步,現如今是“竹籃子打水一場空”,全部歸零??次藝庋?,同事大哥安慰我說:“長春,沒事!這么好的項目,又有集團公司,準能報到國家”。隨后,一場硬仗正式打響了,集團上下齊上陣,說服行業主管部。那段時間,一場一場會議、一份一份承諾、一類一類測算、一項一項政策,幾乎是天天登主管部門的門兒,也記不清是多少次,當我們硬著頭皮又一次登門時,領導看見我們的黑眼圈,忍不住笑了,說:“哎呀,就憑你們國家電投人這股子韌勁兒呀,我們研究了,同意上報,咱們共同爭取國家支持”。從不同意到同意再到共同爭取,這一系列的態度大轉變,我更加堅信——項目一定會獲批。

一切都在緊張有序地推進著,但問題呀/還是出現了。2018年2月12日,農歷臘月二十七,多數人已完全進入“春節模式”。因孩子小,回家又少,我也早已歸心似箭。就當我準備去往車站時,國家能源局突然來函,要求對電價政策作出澄清,并盡快回復。來函意思是,國家電投既然提出要平價上網,那么平價是執行哪個標準,蒙西的還是北京的還是其他的。哎呀!當時我就想,這下可難辦啦,再過三天就是春節,政府領導都在基層慰問,出文回函連簽批人都找不見;要是春節后再回函,前后差不多20天又過去了,直接影響基地規劃批復時間。時間緊、任務重,我們分頭行動,跟蹤領導軌跡的,起草回函代擬稿的,跑市政府盯辦的……有條不紊、爭分奪秒。

烏蘭察布市屬于國家級連片貧困地區,年底慰問時間滿、行程緊。門衛大爺看我們天天在這晃悠,說“后生,不要等蘭,快……快……回家哇,領導都在基層慰問了,有甚事過完年再說哇”,聽了門衛大爺的提醒,我們心里像著了火一樣。怎么辦,我們決定現場圍堵,貧困路線大多是鄉間小道,坑坑洼洼,速度根本提不上來,剛追到一站,慰問組就已出發,又在趕往下一站的路上。就這樣一路“追蹤”,終于在臘月二十八上午“堵”上了市領導,看見我們,非常激動,完全同意。農歷臘月二十八,回函正式報出,一塊石頭落地了。

2018年,集團公司全面對接國家能源局、國家電網,我們的收獲很多,我給大家數一數:3月份,風電基地取得國家批復。7月,項目公司注冊成立。特別是12月29日,風電基地項目喜獲核準,這是個重大的突破呀!我們會繼續把集團公司的要求落實好,力爭今年9月開工,2020年全部建成投產。

腳下有泥,心里才有底。我相信,沒有我們追不上的人,更沒有我們追不上的風。

$nbsp
?
返回頂部
遠程辦公

Copyright 2012 國家電投集團內蒙古能源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

內蒙古通遼市 郵編:028011 傳真:0475-6196933 電話:0475-6196555

備案序號: 蒙ICP備17005331 制作:北京中企時代科技有限公司